全球能源危机的新苦主,印度横遭“燃煤之急”

随着第二波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在印度经济开始复苏的关键时期,一场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却不期而至。

目前,印度各大火电厂已经面临无煤可用的窘境。该国内的135家燃煤电厂中,有112家只剩下不到一周的存量,超过70家不足三天,有16家甚至已经断供。

印度电力部长辛格表示:“我不知道未来5到6个月,状况是否会有所缓解。虽然需求通常会随着10月中旬天气转冷而放缓,但情况将会很不稳定。”


1

“完美风暴”


印度经济学家欧罗迪普?南迪表示:“电力行业正面临一场完美风暴。我们陷入了这样一种情况:需求高,国内供应低,而且没有通过进口补充库存。”

随着印度疫苗接种推进、新冠病例数大幅下降,印度经济活动恢复加快,工业开始逐渐复苏,用电量激增,导致能源消耗大幅增加。

据统计,印度全国电力需求在7月和8月有了10%和18%的明显增长,今年前8个月需求增加了13.2%。

往年7~9月,印度煤炭行业通常会受季风等因素的影响,确实会出现周期性的减产,但今年,煤炭短缺情况却超出了预期。

在电力需求激增和当地煤炭产量大幅下降侵蚀库存后, 目前印度全国火电站的煤炭库存已经降至840.9万吨,为2017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。

只有高价进口煤炭,才能避免各邦面临的停电风险。

从往年的数据来看,印度每年进口约3-4亿吨煤炭,主要来自南非、澳大利亚和印尼。

然而,现在煤炭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成为稀缺商品,澳洲煤、印尼煤和南非煤离岸价同比涨幅继续扩大,分别上涨171%、255%和189%之多,很多企业都有心无力。

8月,印度煤炭进口量为859万吨,同比下降22.5%。其中,从印尼进口煤炭为440万吨,同比减少200万吨;从南非进口煤炭148万吨,同比降46.8%;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79万吨,同比增近一倍。

同时,印度主要煤炭进口方国有公用事业公司的官网上,也没有显示本月的新招标货物。这意味着,受到高价煤炭的制约,印度大幅缩减了进口煤炭数量。

这并非长久之计,很可能会导致相当一部分电厂减产甚至停产,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工业生产。

海运价格和国际煤价持续上涨,是印度煤炭进口低迷的主要原因。只要国际煤价还维持在高位,印度煤炭进口量将持续低迷,能源危机也将难以缓解。

此外,印度国内的煤炭供应不足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印度国内廉价的煤炭供应,近80%来自规模庞大但效率低下的印度煤炭有限公司,跟不上国内需求激增的步伐。

该公司从4月1日到9月28日,共向电力公司供应了约2.43亿吨煤炭,比去年同期高出24%,但仍没有缓解电煤供应紧张的问题。

同时,印度虽然自有煤炭的产量超过6亿吨,但由于雨季来临,暴雨的袭击使得印度最大煤炭产区和附近的道路都被淹没,生产和运输都受到极大影响,导致国内燃煤供应短缺,进一步加剧了煤炭供应危机。


2

缺煤影响的不止是电力


印度是全球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第三大电力生产国和消费国。

据统计,印度国家电网的装机总容量为388.134GW,包含大型水力发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厂,占印度总装机容量的37%。去年,印度全年发电总量为7779.1TWh,发电总量占世界总量的5.8%,近乎日本和韩国的总和。

不过与其他国家相比,印度的工业体系对煤电格外敏感,电力系统极度依赖煤炭。印度火力发电占总发电量为82%,其中绝大多数为煤电机组,水电占比为9.06%,太阳能和风电占比仅6.44%。

当下,煤电仍是全世界最主要的发电形式,具有施工难度小、施工周期短、发电效率高、受外界干扰因素小以及投产快等一系列优点,简单来说就是有煤就能投产。

这也是印度严重抵触气候峰会的重要原因,印度自身的火电机组在环保方面面临严峻的考验,往往存在配套设施不到位的情况。

比较尴尬的是,为了迎合英美,印度曾承诺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,比中国的2060年还要早十年。部分印度媒体表示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承诺只是服务于外交需求,对改善印度温室气体排放贡献颇微。

缺煤的危机,还蔓延到了其他行业。

此前,印度煤炭公司每天装运的煤炭中,约24%-26%供往铝、水泥、钢铁等非电力行业,但在进入9月以后,印度煤炭公司对这些行业的供应链直接减少了一半。

由于煤炭短缺,该公司及其子公司不得不优先供应电力行业,这直接导致对其他行业的煤炭供应减少。

印度铝业协会表示,由于煤炭公司大幅削减非电力行业煤炭供应的决定,铝企产能也将大幅下降。由于铝是一个以连续工艺为基础的高电力密集型行业,而煤炭占铝生产成本的40%左右。

实际上,印度国内的钢铁企业已经明显感受到了煤炭不足的冲击。通常情况下,由于钢铁制造过程需要用到大量动力煤,企业一般会保持12-15天的动力煤库存,但目前绝大多数企业已经降至3-4天。

目前,印度铝业公司、印度京德勒钢铁电力公司、京德勒西南钢铁公司等大型企业均受到煤炭供应链影响。

近期,印度重工业部长潘迪重申,印度政府将通过工业4.0、印度制造等政策,在2022年把制造业在印度的GDP比重提高到25%,而着重发展制造业必将进一步抬高全社会的用电量。

然而,国内产能下降和能源进口运能不足等问题,短期内仍无法解决,能源紧张问题将成为印度经济增长道路上的一块心病。


3

结语


不只是印度,由于疫情后需求急剧反弹,世界各地都在担忧能源供给短缺,燃煤、天然气、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已经涨到多年来的高点。

叠加北半球冬季来临,即将进入供暖高峰期,能源的消费量可能还会再攀新高,这将使得能源供给短缺的情况愈发严重,极可能再次拉高全球能源价格,并挤压供应链。

目前,世界各国才刚刚开始绿色能源转型,联合国就气候变化问题也已经发出“人类警告红线”。但与此同时,迫在眉睫的能源危机迫使越来越多国家使用煤炭,这与此前绿色发展的承诺大相径庭。

更何况,在未来几个月中,即便是使用煤炭,也无法缓解能源供应紧张的现状。

这种令人担忧的态势何时才能结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