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营企业撑起出口“半边天”

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:兴业宏观鲁政委,作者:蒋冬英,鲁政委

疫情爆发以来,我国出口数据频与微观感受背离,出口同比读数与新出口订单连续背离。受PMI调查样本偏差及行业结构差异影响,在经济不确定性上升时,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通常会放大出口不确定性对出口的负面影响,进而低估了民营企业“稳出口”的能力。截至2021年7月,民营企业出口占我国出口比重为56.1%,撑起出口“半边天”。在此背景下,我国出口呈以下特征:

第一,出口韧性超市场预期:民营企业因规模下而数量多,其出口不易被系统性追踪;同时在不确定性环境下,经营灵活且风险偏好高的民营企业更易取胜。

第二,出口市场多元化增长:新兴市场是民营企业主要出口目的地,后疫情时期新兴经济体疫情加剧,供需缺口扩大为民营企业出口奠定了供给优势。

第三,消费品出口占比上升。民营企业主要出口通信、家电、汽车、照明器材及日用消费品,疫情导致全球消费由服务消费向商品消费转移,为民营企业出口奠定了需求基础。

在进口方面,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升价跌,尤其是铁矿石进口读数回升,同步于8月建筑业回升,折射我国基建托底信号显现。

以美元计价,中国8月份出口同比25.6%,前值19.3%,市场预期19.6%,我们的预期值为22.0%;进口同比33.1%,前值28.1%,市场预期26.6%,我们的预期值为30.0%。贸易顺差583.4亿美元,前值565.8亿美元,市场预期520.3亿美元,我们的预期值555.3亿美元。


出口:民营企业撑起出口半边天


8月出口同比较前月回升6.3个百分点至25.6%,两年平均增速较前月回升4.2个百分点至17.0%。其中,两年平均增速为2021年2月以来的最高值。今年以来,宏观数据与微观感受屡次背离,突出表现为出口与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背离。2020年12月以来,新出口订单呈趋势下降,由51.5%的高位下降至2021年8月的46.7%,新出口订单连续4个月位处荣枯线下;同时,出口两年平均增速稳定在10%以上的水平,新出口订单与出口增速显著背离,参见图表1。

针对出口的现实与预期背离,我们在2021年7月13日发表的报告《现实的繁荣,预期的悲观》指出,受PMI调查样本偏差及行业结构差异影响,在经济不确定性上升时,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通常会放大出口不确定性对出口的负面影响,而低估了民营企业“稳出口”的能力。数据显示,自疫情爆发以来,私营企业出口占全国出口比重不断抬升,由2020年2月的39.4%持续上升至2021年7月的56.1%,参见图表2。民营企业出口高增长,稳定了我国外贸增长的基本盘。那么,出口企业中民营企业崛起,我国出口将会有哪些变化?

第一,出口韧性或超出市场预期。市场预期通常形成于微观调查,而民营企业因规模小而数量多,不易被市场系统性观察到。由此导致,我们观察到的对中小民营企业调查不足的PMI新出口订单与出口数据长时间背离。

第二,出口市场多元化增长。相对于大中型国有企业,民营企业凭借其灵活性,在风险相对较高的新兴市场更为活跃。这意味着,民营企业主导的出口增长,具有区域多元化的特征。分国别看,8月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对我国出口增长拉动全面上升。其中,我国对欧盟出口同比较前月回升12.2个百分点至29.4%,共拉动我国出口增长1.8个百分点;同时,我国对巴西出口增长27.2个百分点至84.0%,共拉动我国出口增长0.4个百分点。从出口增速看,2021年我国对巴西、南非、印度、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出口增速显著高于发达经济体。一方面,2021年疫情在新兴经济体蔓延,新兴经济体生产放缓为我国对其出口提供了供给优势;另一方面,得益于民营企业在新兴市场开拓,我国在新兴经济体市场份额上升。

第三,消费品出口占比上升。从出口产品结构看,民营企业主要出口通信、家电、汽车、照明器材及日用消费品。疫情爆发以来,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消费需求由服务转向商品,为民营企业日用消费品及家电等出口奠定了需求基础。进入第三季度,伴随欧美圣诞需求旺季来临,我国灯具、箱包及玩具等出口增速再度上行。具体而言,8月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,集成电路,农产品,灯具、照明装置及类似品出口回升,分别劳动我国整体出口增长0.6、0.5、0.3及0.2个百分点,参见图表5。


进口:基建投资预期回升


8月进口读数较前月回升5.0个百分点至33.1%,两年平均读数较前月回升1.7个百分点至14.4%。

量价分离来看,8月我国主要进口商品进口数量降幅收窄而进口价格同比增速回落。其中,铁矿石进口数量同比较前月回升18.6个百分点至-2.9%;同时进口单价同比较前月回落7.8个百分点至100.7%;原油进口数量同比较前月回升13.4个百分点至-6.2%,而同期原油进口单价同比较前月回落18.0个百分点至70.5%,参见图表6、图表7。

分产品看,与基建投资相关的大宗商品进口提速,而与汽车消费相关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进口增速下降。其中,铁矿石及其精矿进口同比较前月回升31.1个百分点至95.0%,共拉动我国进口读数1.3个百分点;而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进口同比较前月回落55.1个百分点至-14.9%,共拉低我国进口读数下降1.5个百分点,参见图表8。